真钱棋牌

城市公用电话亭乏人问津 拆撤还是“变身”?

  2017年底,江苏省扬州市对市区359个公共电话亭进行了拆除。扬州市城管局市容处负责人表示,如今,几乎没有人再去电话亭使用公用电话,这些闲置的公共电话亭年久失修,影响市容,还成为“牛皮癣”小广告集中地,经过研究,扬州市决定拆除市区所有的公共电话亭。这些公共电话亭拆除以后,扬州市城管部门将联合建设、园林等部门对原安装路段进行道路修复。

图片 1

上世纪90年代初,当IC卡电话登陆中国时,其便捷、便宜、便利一度备受人们喜爱,二十多年过去,它的辉煌早已不再。面临手机高普及和信息化需求多样化的时代,它的生存出路在哪儿?

记者在附近遇到一名环卫工人,向他打听电话亭的事情,这名环卫工人说,很少看到有人来用这部电话,不知道电话是好的还是坏的。记者在电话亭箱体和周围没有看到任何的热线服务电话。

  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表示,北京的公用电话数量和话务量在2003年达到最高峰,之后随着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和移动电话的迅速普及,公用电话话务量持续下滑。

记者随后随机采访了10位过路者,没有一人表示近期使用过公用电话。其中大部分人认为,公用电话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

调查 昔日繁忙今日成摆设


上世纪90年代末笔者读大学时,学校IC卡电话亭常出现长龙排队现象,络绎不绝。后来200,300,201电话卡普及大学校园。近日,笔者走访了烟台芝罘区一些主干道,就IC卡公用电话状况进行调查发现,昔日繁忙的电话亭已“日薄西山”,成为明日黄花。有的电话表面完好,可摘下话筒,屏幕没有显示,话筒也没有声音,上面满是灰尘;有的显示屏不见了,只剩下一个空空的电话亭。有些电话亭变成了“小广告”专栏,什么办证、中介广告比比皆是。

IC电话卡受冷落并非烟台独有,IC卡公话亭市场每况愈下几乎是全国性的现象。昔日城市公用设施——电话亭,已成为影响城市街头美观的“摆设”,更是运营商无暇顾及的巨大资源浪费。

困局 香饽饽成鸡肋


IC卡电话曾以极快的速度风靡全国,备受国人的喜爱和追捧,那时,许多国人的手里都有一张或几张IC电话卡。

运营商投入重金在城市街道、住宅小区旁安装了大量公共电话亭,给市民提供了很大方便,是城市重要的公共设施,同时也给运营商带来了大量的业务收入。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IC卡电话成了“摆设”?

毋庸置疑,行业的发展当然是首要原因。“固话”走入家家户户,BP机渐渐退出历史舞台,手机近乎人手一部,更多的是两部手机,IC卡电话没有当初那么风光是必然的。人们选择的余地大了,IC卡电话的相对固定性,使之无法和灵活的手机相媲美,逐渐被人们遗忘,加上市民素质的参差不齐,大部分电话亭电话机损坏严重,不少公共电话亭成了“牛皮癣”广告的张贴场所、小贩堆放货物的临时仓库,晚上小便的场所。

备受损害的IC卡电话亭可能只是该项业务被伤害的表面,但经过笔者调查后,发现IC卡电话亭被破坏的背后还存在着更大的问题——不论是烟台还是外地,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IC卡电话亭实际上已深陷经营困局。

在信息化需求应用多样化的今天,运营商要积极探索从传统公用电话向信息化终端的转型,把传统的IC卡电话亭,逐步打造成为靓丽的城市景观和便捷的信息E站,昔日巨资建立的电话亭在今天照样能绽放出“黄金”色彩。

一是增加电话亭服务功能。除基本电话服务外,增加提供电脑数据连线、传真或供听觉受损者使用的电话等服务,增加综合信息终端显示屏,打造现代化电话咨询服务网点。路过的市民可以通过它了解实时的交通路况或证券行情、公益广告等资讯,比如插入IC卡可上网浏览新闻、收电子邮件、查询航班、了解股市信息、享受音乐下载,可以查看地图或在线购物,甚至可以查询和交纳水电费、电话费、社保等。

二是充分利用公用电话亭外部载体,打造宣传媒介,丰富其城市标志功能内涵。公用电话亭是非常好的广告媒介。一方面,由于公用电话亭通常放置在人口密集、交通流量大的位置,非常醒目,在这里安放广告牌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另一方面,这种形式的广告对运营商本身也是很有利的,广告牌可以使公用电话亭更加引人注目。更重要的是,广告为公司带来了新的收入,使公司得以弥补一部分公用电话运营的亏损。运营商还可考虑将公用电话亭设计成社区公告牌、微型艺廊、街头小雕塑、街头园林小品等,让公用电话亭成为特色街头景观之一和信息发布渠道平台,这点烟台业已走在前面。

三是资源整合。运营商应与有关部门合作,整合IC电话卡,实现一卡多用。如持一张多功能卡,即享受公交、购物付费、电话亭资讯及通话等服务。

关于公用电话亭管理难的问题,运营商可引进社会力量参与电话亭的管理,如联合商家发布语音及视屏广告,商家承担起巡查、维护和清洁电话亭设施的任务。

众说——

当年发展IC卡公共电话时,有关部门曾经投入了大量资金,仅一个电话亭就需花费1万元。现在IC卡公共电话每年仅维护费用就要支出100多万元,还不包括人工费用。

——某地一位负责IC卡公共电话的工作人员

目前虽然使用卡式电话的人群有所减少,但它价格低廉,很受一些外来务工者的青睐,仍旧有一定的消费人群;而当市民的手机没电、话费余额不足,或遇到紧急情况需拨打110、119、120之类的特服电话时,卡式公话也发挥了重要的救急作用,卡式电话亭仍旧是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公共通信设施。

——浙江某地公共管理部门负责人

早些年大家都使用传呼机时,IC卡电话盛极一时,街头IC卡电话亭前甚至还出现过排队等候打电话的情形,但现在随着手机的普及,大部分人都已拥有一部或几部手机,在IC卡电话亭打电话的人减少了。

——西安一名王姓市民

虽然现在IC卡电话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估计并不会因利润减少而被撤销,因为IC卡公话不是完全作为企业营利项目存在,它还承担着公益服务职能。

海外电话亭生存之道

香港:成无线城市一部分

在通信技术发达的香港同样存在类似IC卡电话亭。它们广泛分布在香港金融区,是商务人士经常使用的通信工具--因为他们已经成为无线城市的一部分,在电话亭内部覆盖了WIFI信号。

日本:将设10万免费公话亭

在日本,有两家公司计划用三年时间在日本全国设置10万部免费公用电话。据了解,在拨打这种免费公用电话时,用户首先拿下话筒拨打想拨的电话号码,之后液晶画面上会出现一段长约15秒的广告,之后电话就会接通。如果你拨打的是固定电话,可以免费通话9分钟;如果你拨打的是手机,则至多只能免费通话1分钟的时间。

英国:让公众“收养”

随处可见的红色电话亭曾是英国的城市标志之一。而在手机保有量达到80%的今天,由于收入持续下滑,英国电信公司计划拆除部分街头电话亭,同时将另一些电话亭让公众去“收养”,将电话亭改为其他用途。

此外,英国电信选择在所属的公用电话亭为据点,在全国确定了4000个公用电话亭来部署公共热点接入,建设WLAN网络。

美国:管理权交政府

由于投币电话业务具有公用性质,因此从1996年开始,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将一些州的投币电话业务管理权交给了当地州政府。

澳大利亚:创新应用

澳大利亚电信公司推出了公用电话亭上的广告,为市场营销者提供一个接触用户的创新性途径。

公司为延长公用电话的使用寿命想了不少办法,公用电话亭广告是其中之一。该公司还尝试在公用电话上提供短消息功能,以及让消费者使用信用卡拨打公用电话,部分公用电话亭甚至被改造成WiFi“热点”。此外,公司还和ANZ银行合作,将ATM自动取款机安装到公用电话亭中。

不过,另外一部黄色方形电话机可以使用,听筒里面有嘟嘟的声音,按键的声音也很清晰。在话机下方有一个插卡口,旁边文字提示可使用一卡通、IC卡和201卡,话机上方贴着一个金属牌子,有联通的标志,公话服务监督电话和话亭编号,中间的一行文字非常醒目——“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在采访所见的几个电话亭中,记者发现,只有这个点的公用电话亭贴有这样的编号牌,而其它电话亭则没有。

  应急功能宜保留

一位过路者对记者表示:“现在大家都有手机,通话费也不贵,使用也方便,公用电话的存在有点浪费资源。”这一观点很有代表性。

图片 2

在距离地铁将台站C口外不远处的公交车站旁边,立着一个电话亭,由两个半球形的橙色无檐“帽子”构成,“帽子”被两根金属立杆固定在地上。“帽子”上面伸出两根黑色的电线,斜拉到旁边的一根电线杆上。“帽子”里面各有一个电话机,其中一个黄色的电话机上面落了一层黑色的浮尘,在靠近屏幕的地方留着几个手指印,电话机下面的一块铁板上有四个生锈的螺丝。整个“帽子”里面布满了灰尘,稍不注意,头、肩膀、手部就会蹭到。记者拿起听筒,没有声音,屏幕也不显示任何信息。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根据北京市通信管理局的统计数据,2017年,北京地区移动电话普及率已达到每百人176.7部,移动通话已经成为绝对主流的通信方式。在此背景下,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公用电话已经是一种“被遗忘的存在”。记者发现,尽管依然有不少公用电话亭矗立在路边,但是,上面贴满了各类小广告。

6月28日,记者拨打箱体上的96188000电话,接通后是录音接线员:“欢迎致电北京联通的公话客服热线,本热线不设立人工服务,请留下录音。”该语音提示会在两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截至发稿时记者也未接到回复。

  根据北京市通信管理局的统计数据,2017年,北京地区移动电话普及率已达到每百人176.7部,移动通话已经成为绝对主流的通信方式。在此背景下,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公用电话已经是一种“被遗忘的存在”。记者发现,尽管依然有不少公用电话亭矗立在路边,但是,上面贴满了各类小广告。

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向经济日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当前,北京地区共有公用电话亭7000组,话机近1.8万部。2018年上半年,北京地区路侧公用电话共通话30多万次,平均通话时间约5分钟,其中,拨打紧急电话(110/119/120/122)共6.5万次,通话总时长约20万分钟。通过数据来分析,虽然公用电话依然在发挥求救等重要作用,但是每部话机平均每个月使用次数不到3次,使用频率并不高。

话机落满灰 听筒没声音

  在北京首都机场,记者发现,这里的公用电话除了可以通话之外,还兼具多重便民功能,成为一个便民服务终端。除了依然存在的电话筒,电话机身被一个智能终端屏幕所代替,终端可以实现市话和长途的3分钟免费通话,还有免费上网、天气预报、地图查询等功能,方便往来首都机场的乘客使用。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李迅认为,公用电话承担着提供免费应急通信服务的重要功能,在公安、消防、应急等公共服务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在使用频率不高的情况下,可以适当减少数量,但是不宜全部一拆了之。对于保留的公用电话,应该在保留其应急等功能的基础上,结合各类新技术,探索并丰富其使用功能。

同样的现象在城区的其它地方也不少见。在朝阳区酒仙桥路的两侧,有几个公用电话亭也处于损坏状态,有的是连接线断了,有的是没有任何信号。

  作为公用电话的运营主体,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也表示,目前公用电话的价值主要体现在社会效益方面,它是保证北京城市正常运行的应急基础设施之一,当无线通信受限的情况下,可作为临时替代性的应急通信手段。联通公司将与市政管理部门紧密合作,依据广大市民的需求,优化公话点位,保持与需求相适应的规模,继续提供服务。

处境“尴尬”的公用电话应该何去何从?许多地区都在进行探索,但是方法不一。

记者在这条路东侧也看到了同样的公用电话,拿起听筒又挂回去,试了几次,屏幕不显示,听筒没声音。

  但也有少部分人不认可这一观点,一位受访者表示:“公用电话还有少数人会用得到,比如有人忘带手机了,或者手机丢失了、没电了,这时候如果遇到紧急情况,需要打求救电话,公共电话就会发挥作用。”

这与一些主管部门的意见较为一致。北京市通讯管理局向经济日报记者表示,路侧公话亭是北京的城市基础设施之一,是最直观展现首都北京风貌的载体之一,未来公用电话的转型将本着“保障城市基础功能,建设美好城市”的目标,逐步有序推进老旧电话亭拆撤,加强留存电话亭日常管理和维护。

记者采访了数名年龄在20岁至50岁之间的路人,咨询有关公用电话使用情况,大部分人的回答是:有了手机就再也没用过公用电话。一位20岁出头的年轻人说,他只知道市政一卡通可以使用,至于201卡和IC卡,他都没有见过,也不知道哪里有卖的。这些市民中,也没有一个在近一年内使用过公用电话。一位年过四十的中年女子说,十多年前,她在邮局买过IC电话卡,并用公用电话打过电话,但有了手机就再也没有用过。

本文由真钱棋牌发布于炒股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城市公用电话亭乏人问津 拆撤还是“变身”?